庆祝上海戏剧学院建校六十五周年

2004年毕业生优秀论文--被动创作中的主题和形式

毕维

    首先我要对文章中把“艺术”两个字进行泛滥的使用而抱歉。因为我并不想利用着两个字模糊且高不可攀的涵义来为我的文章带上某种光环,而纯粹由于对大脑运转周期和舌头的辛苦与否来省略简化他们所代表的涵义。虽然这这使之看起来缺少了物以稀为贵的气质。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