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上海戏剧学院建校六十五周年

“五把椅子”与“大制作戏剧”

陆军

 

    随着科技进步和人们消费水平的提高,排演一出新戏的费用也水涨船高,而且这种高成本、大制作呈愈演愈烈之势,俨然成了一种“时尚”,京剧表演艺术家孙毓敏曾经说过:“眼下哪家剧团排新戏,不投入个几百万?”戏曲尚且如此,话剧、音乐剧更是变本加厉,排演一出剧目,投资上千万也不足为奇,剧中的道具常常装满几卡车。这些投资浩大的戏剧出品人常用“大投入”、“大制作”、“豪华阵容”等言词在各大媒体上为自己壮胆,而对于戏剧最本质的东西如剧本的文学性、表演的功力,却语焉不详。其实,这本身就表明一种态度:制作方对于财大气粗的自信和对剧作内容苍白的不自信。这些大制作戏剧的演出结果呢?票房惨败者有之,盛名难符者有之,昙花一现者有之,来了走了,演了倒了,铁打的舞台流水的戏剧,这些戏剧的生命并不因为重金打造而焕发光彩,也未因明星加盟而能苟延几时,“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在戏剧的长河中,它们甚至连个涟漪也未能泛起,就匆匆消失了。
    与此相反,一些小制作小成本的戏剧,却在重金的喧嚣中透出勃勃生机,如近期上海戏剧学院推出的话剧《天堂的风铃》(编剧孙祖平,导演龙俊杰),就是这样一部戏剧。舞台上只有几道白光,全部道具仅有五把椅子,而这五把椅子构成了所有场景:时而实验室,时而办公室,时而客厅……舞台十分简洁,投资仅几万元,而这部戏剧的艺术魅力却未因此而打折。据《解放日报》2005年6月13日的报道:“在复旦,有很多同学从朋友口中得知该剧,早早就到大礼堂占据有利的位置。甚至还有远道从上大来的同学,因为错过了自己学校的演出,特意到复旦把戏补上。”这出戏在上海各高校巡演完毕后,又将奔赴外地高校献演。其原因何在?一语以蔽之,不外乎三条:剧本精巧厚重,表演质朴动人,导演别具匠心。
艺术园地追求的是不拘一格、百花齐放,笔者也无意让所有戏剧都走贫困戏剧或质朴戏剧的道路,大制作戏剧也是一种方式,但大制作绝对不是要忽略戏剧最本质的东西,绝不意味着用豪华的形式去掩盖苍白的内容。我国古代的孔子就讲过“文质彬彬”、“文质并重”的话,认为讲究形式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表现内容,并使它起到更大的作用;唐代的大文学家柳宗元也提出过“君子病无乎内而饰乎外,有乎内而不饰乎外者”,讲的也是作品的内容和形式的完善结合。对于戏剧来说,一切舞美、灯光、布景、服装、音响,都指向一个目标,即更好地塑造人物形象、表现剧情、体现艺术家对生活的思考。应该看到,那些内容简陋、干瘪甚至低俗的戏剧,就如同朽木,无论用怎样的锦缎包裹,也是徒增人厌,欲其速朽。
    在当今时代,慎重看待“大制作”除了提醒人们回归戏剧的本真以外,还有另外一层意义,地球资源日益短缺――困扰人类的油荒已迫在眉睫――党中央、国务院在提倡“节约型”社会、“和谐社会”,强调可持续性发展,各行各业为节约资源而在酷暑高温让电,高校贫困生啃馒头以裹腹,乡下孩子因交不起学费而辍学……俗语讲“公门之内好修行”、“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岂不知身为戏剧人,戏剧之内,也有节约资源造福后代的千秋功业可为?
   希望有更多的类似“‘五把椅子’一台戏”这样的好作品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