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上海戏剧学院建校六十五周年

【创想周】感觉艺术——浅评司徒嘉怡肢体剧《那些甜腻凉爽忧伤漂浮的》

2014-10-21

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这部作品应该定位在怎样的艺术类别上,说是肢体剧,但是看不到任何剧情的主线,说是舞蹈,但是整个下来都是扭曲的动作的结合。这部剧的名字,却只是四个形容词,没有任何有用的信息,同学知道我被分到去观摩这部作品后,甚至有些幸灾乐祸,显然,这部作品光从名字上就不被人看好。
        但是,我不得不说,这是一部视觉感极强的作品,而且虽然没有类似剧情的变化,但是你能强烈的感受到作者深刻的哲学性思考。用司徒老师的话说:“最直接传达的,是一种感觉。”
        全剧除了灯光、音乐和投影之外,舞台上就只剩舞者(即作者自己)和一只代替真狗的电动玩具狗。换句话说,一人一狗都是这部作品的主角,作者时常会模仿玩具狗行走的动作,从某些程度上讲,狗是另一个作者,作者与狗的对视即是与自己对视。作者全程以纱巾蒙面,在一定程度上给观众一种隔离感。而投影画面中盛开的花朵等一系列意象,给予观众很强烈的生命暗示。舞者随机从观众中拉出一名男士,和她一起坐在舞台中间,在舞者动作的引导下,观众一下就明白,这是对男女关系表现。这部作品时时刻刻都在向观众表达着最直观的感受,而这也是这部作品最终想要表达的。“就是在玩这些感觉。”在采访时,司徒老师如是的说。
        司徒老师说,在创作这个作品时,自己也经历了一些变故,使得司徒老师自己对真与假,对生命又有了新的思考。这种思考一开始并没有确切的答案,只是一种模糊的感觉,带着这种感觉,司徒老师创作了这部作品。司徒老师更多的是想要呈现以自己为代表的现代人的一种直观的生活状态。“到最后你甚至可以感受到一种孤独。”这种孤独,更多的是现代都市中,人与人的隔离感。舞者一只用头蒙着一条纱巾,其实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的面具,“你也可以认为,我是在防雾霾。”司徒老师开玩笑说。司徒老师也尝试着将自己的作品演绎出哲学意味,司徒老师说,这部作品中也有很多自己读《心经》时的感想。“无无名亦无无名尽”,也是这部作品所能延伸出的最为深刻的哲学思辨。
        司徒老师没有经历过特别专业的舞蹈训练,她的很多作品都是随性而为的创意,甚至没有固定的草稿,以至于在表演结束后还在讨论着自己的改动。而且,司徒老师一只追求着一种更为随意与感性的舞台模式,司徒老师更愿意把自己的场地安排在画廊这样小文艺的地方,而今天所看到的表演中,一间只能容纳40人的教室,是表演更像是一场沙龙魔术,表演者与观众拥有了一种更为直接的互动。如果硬要挑毛病的话,只能说有些肢体表达是在是太直接了,以至于让观众感到奇怪。
        凭感觉创作,用感觉传达,如果要归类,也只能凭感觉了。(文、图:张昊    编辑:榕树)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