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上海戏剧学院建校六十五周年

【创想周】中国插花花艺秀——“花与诗”的意外邂逅

2014-10-22

插花是一门中国的传统艺术,插花艺术对中国人而言,每一件插花作品都会被视为一个天人合一的宇宙生命之融合。这次的“花与诗”种过插花花艺秀,邀请了杨绿翠老师为我们展示她的高超插花技艺和中国的插花审美艺术。

    在插花秀表演开始之前,老师为了使我们可以更加亲近植物,感受植物的气息,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蒲草,人手一支,手把手的亲自教授编织技巧。在编织的过程中,我们可以在指尖感受到植物的韧性,可塑性度。最后当我们把一根普普通通的蒲草,编织成充满现代造型感的装饰品时,我们不仅仅学会了一门手艺,更是经历了一次和植物的亲密接触,一次和大自然的意外邂逅。

    插花之所以是很多文人墨客的兴趣爱好,因为在每一次插花的过程中都是一次心灵的净化,在每一次选材,修剪,挑选,拼凑中,我们都是在欣赏自然界所孕育出植物的最美角度。其实每一株植物都像一个女人一样,它需要被人挖掘出她最美的那一面,然后它才能被欣赏,展示。因此在整个插花过程中,我们始终都会拥有一个愉悦的心情,一边欣赏美,一边创造美。

    插花艺术有着悠扬的历史,它的起源是应归于人们对花卉的热爱,通过对花卉的定格,表达一种意境来体验生命的真实与灿烂。我国在近2000年前已有了原始的插花意念和雏形。各朝关于插花欣赏的诗词很多。至明朝,我国插花艺术不仅广泛普及,并有插花专著问世,如张谦德著有《瓶花谱》,袁宏道著《瓶史》等。中国插花艺术发展到明朝,已达鼎盛时期,在技艺上、理论上都相当成熟和完善;在风格上,强调自然的抒情,优美朴实的表现,淡雅明秀的色彩,简洁的造型。清朝插花艺术在民间却得不到重视发和普及。中国的近代由于战乱等诸多因素,插花艺术在民间基本上消失。而日本则将这一传统保留至今。

    在这次短短两个小时的过程中,老师一共完成了四件插花作品,第一件是《池塘小景》“小桥流水 人家”。整个作品看起来温馨和谐,垂直的蒲草像缓缓流过每家每户的溪水一样,三朵金百合错落在“流水”前后,一节枯枝干象征着小桥,让人们追寻着若隐若现的美。第二件是《金秋》,“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这个作品一反普通人对于金秋的概念,放弃传统的菊花,改用向日葵来表现金秋。一扫秋日的萧瑟,将秋天金黄色的暖意呈现在人们眼前,真是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让人们的心中在悲秋之时少了几丝凄清,多了一份温暖。第三件是《寻梅》,“高标逸韵君知否,正是层冰积雪时”。杨绿翠老师使用菊花和橘子,让人联想到君子陶渊明的隐逸和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清高。一件美丽的插花作品除了可以带给人视觉上的享受,还必须要带给人精神上富足。第四件是“若无清风吹,香气为谁发”,几根歪斜的细枝,不着痕迹的将清风的倩影永恒留住。黄色的马蹄莲将清新的香气视觉化,令人眼前一亮。这四件作品将中国传统审美完全包容其中,格调高雅,脱俗自然,意境深远,对之如赏名画,如吟好诗。这次的插花秀完全使用当季最新鲜繁茂的植物为原材,不同季节都会有不同季节的植物展示出他的风韵,而高超的花艺师可以用一个季节的植物将四季之美浓缩其中。让每一朵花,一枝草都在最适合自己的位置绽放。

    近年来,西洋插花又逐渐流行,中国插花却渐行渐远,其实中国传统插花一直强调“花不在多,重在枝韵”,只需三五枝花材就能表达深远的内涵。每一个插花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孤品,这才是中国传统插花的魅力。一场美丽的插花之旅在不知不觉中结束,但是它却为我们开启了一个窥见插花世界的窗户。(文:叶韵  图:顾秋梦  编辑:榕树)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