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上海戏剧学院建校六十五周年

呼唤想象力

陆军

   近期参加上海戏剧学院文艺编导专业招生的阅卷工作,看了数百份卷子,有许多感想。考虑再三,决定把它写下来,算是对阅卷工作的小结,也希望能对准备报考艺术院校的考生们有所裨益。

  呼唤想象力,是我想到的第一个问题。

  阅卷中发现,大部分考生都缺乏艺术想象力,文章立意大同小异,故事平淡无奇,情节似曾相识。

  比如,今年上海考点文编复试的故事题目是《小全的秘密》,出题者提供了这样一个规定情境:班里的同学都知道小全的父亲在世博会工作,小全每天会给同学说一些有关世博会的事。他知道的事可真多,说得同学们心里痒痒的,想去看看。他们请小全去求求他父亲,让他父亲带同学们去见见世面,但是,小全却怎么也不肯答应。难道这里面有什么秘密……接下去就让考生根据以上情境续写完成整个故事。

  遗憾的是至少有60%以上的文章写的是,同学们经过几番侦查终于发现,小全这样做的原因是其爸爸的地位不高,仅仅是世博会的保安或者清洁工、食堂师傅,小全怕丢面子,所以不带同学们去。还有20%左右的文章则加了一个曲折:开始同学们以为小全爸爸是世博会的勤杂工,后来才发现,小全的爸爸其实是大领导,小全这样做,是父亲教育他要保持低调,不要暴露身份,不要以此骄人等等。这样的文章看多了真是累啊。当然,也有一些有想象力的构思,记得有一份试卷较有创意,说小全因为自己小时候生病截肢,有一条腿是假腿,而世博会进门时有安检,会暴露他的腿的秘密,所以他不愿带大家去——这个构思总算写在“小全的秘密”上而不是转向“小全爸爸的秘密”了。可惜,这样的卷子实在太少了。

  无独有偶,武汉考点考生的试卷质量也不容乐观,那边复试的故事题目是《爸爸烧菜》,规定情境是:平时总是妈妈回家洗菜做饭,做好了饭等爸爸回家,三个人一起吃。但最近一段时间,情况反过来了,总是爸爸早回家,他一回家就洗菜做饭,等妈妈回家吃饭。小康不喜欢吃爸爸烧的菜,他烧得菜不好吃。他问爸爸,为什么不等妈妈回家,让她烧菜。爸爸笑笑,没有回答……接下去就让考生根据以上情境续写完成整个故事。

  结果,绝大部分考生写的是:经过“我”的一番探寻,发现原来是因为妈妈得了不治之症,爸爸为了弥补以前因工作太忙对妈妈的歉疚而这么做。

  故事是如此雷同,散文居然也一样。如果说考生面对前面的故事题目因为缺乏生活体验难以把握,不得不机械地复制某些范文的话,那么武汉考点的散文题《我读父爱》考生应该并不陌生,应该能写出自己笔下独特的“父亲”来,但令人失望的是,考生的答卷截然分为两派,一类把父亲写得完美近“天使”,一类则恶似“魔鬼”,打妻骂子,无所不为。无论美化父亲以夸大父爱,还是是“妖魔化”父亲以博得同情,他们写的都不是真实的父亲,“天使”爱的是世人,“父亲”爱的才是“我”,没有写出“我”对“父亲”的特殊感受来。相形之下,不由得想起前段很火爆的一部DV作品《邝丹的秘密》,里面的小主公邝丹也写了一篇名为《我的爸爸》的作文,在里面,她记下了爸爸的一段话:“别人的老爸是总经理、董事长,母亲是企业家,我们算什么呢?也就比捡破烂的强一点。但我没丢掉自尊去乞讨,我是靠自己的技术为别人服务来挣钱。……爸爸能让你有资格和他们坐在一起,就已经很不错了,其他的要靠你自己了。翅膀有多硬,你就飞多高。”这里的父亲没有什么豪言壮行,地位也并不显贵,但这里有作者对生活的观察与思考,正是在此基础上,她体验到了属于自己的独特的父爱。

  跟邝丹相比,考生们显然已经忘了,“作文”是一项需要创造性的工作,是要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体现自己对生活的观察和思考,可以看出,他们是在凭借记忆,把读过的某篇范文机械地复制下来,为的是“写得好看”,能够得高分,至于他们自己想说的话,想表达的感情,却没有很好地去想,这就犯了作文的大忌。

  还有一个问题,也很令我难过,那就是考生的语文基础太差。比如上海考点的散文题目是《又见桃花红》,但考生几乎无一例外地忽视了“又”字,写成了《见桃花红》。还有,大部分试卷的卷面不整洁,字极差,错别字连篇,有的考生的字,真可谓是张牙舞爪,面目狰狞,而且作文的基本规范,如段首空格等等,也都会有错。俗语讲“文如其人”,汉代的扬雄就说过:“言,心声也。书,心画也。声、画形,君子小人见矣。”唐代书法理论家张怀瓘说得更为干脆:“文则数言乃知其意,书则一字已见其心。”如果以此为标准去推测,那么我们的孩子形象也就不太美了!但事实上报考艺术院校的孩子,我想里面绝大多数是心思清澄、面目俊朗的,他们的字缺少章法,应该是缺乏训练所致。这种缺乏训练,又是由两方面造成的,一是电脑的普及,打字代替了手写,许多人乐得藏拙;二是传统书法教育在语文教育中的缺失。

  当然,以上一切固然和语文教育中的失误有关系,但全部归罪于语文教育也有失客观。毕竟经过长期的教学改革,语文教育已经逐渐走出语言教育的误区,从注重“字词句篇”的知识性教育开始向能力、情感教育并重转变,注重拓展阅读空间,提升阅读兴趣。在高考作文中,也屡屡有精彩之作,说明语文教育在一定程度上还是成功的。而且本文的目的也不在于探讨语文教育的得失,而是想探讨:艺术的生命力就在于创新和想象,可为什么大量雷同缺乏想象力的作文偏偏出现在艺术院校门前,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呢?且听下回分解。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