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上海戏剧学院建校六十五周年

春晚小品还缺一口气

陆军

    每年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戏剧小品总是重头戏,今年更是格外重视,一连上了八个小品,比重超过以往任何一届春节晚会。但遗憾的是,好的小品实在太少,总体的艺术质量还是缺一口气。
  
    《祝寿》作为八个小品中的“开锣戏”,我真是很希望它能给人眼睛一亮的感觉,谁知效果恰好相反,说夸张一点,是给观众当头泼了一盆凉水。
  
    这个小品写儿子为了让干了一辈子革命的父亲在八十大寿时得到应有的尊重,特地雇了一个三轮车工人的老婆(为什么要强调三轮车工人的老婆呢?)冒充局长太太来替父亲祝寿,差点出了纰漏。好不容易搪塞过去,结果真的局长太太来了,于是,真假两位局长太太,开始了无谓甚至无聊的“冲突”……
  
    其实我们只要稍微想一想,假太太一见真太太来了,她的使命已顺利完成,应找个借口“溜之大吉”,就是再傻也不会去与真太太“争风吃醋”,免得自己遭受更大的难堪(除非中间有另外的利益驱动;或是强调其性格特点,如此人越有挑战性越来劲等,但小品又没有这方面的铺垫,当然,即使这样写也无意义)。这个小品题材无新意,构思落俗套,语言缺机趣,表演太夸张。让这样一个还没有成形的小品作为一道“大菜”摆在全中国人民面前,实在有失春晚的水准。
  
    小品《男子汉大丈夫》与《浪漫的事》,题材倒不错,有生活基础,写得好也一定能引起观众的共鸣,但现在的艺术呈现显然还不到火候。
  
    《浪漫的事》写一对中年夫妻在结婚20周年纪念日那天的一段“纠葛”。妻子因不满丈夫“一到四十多所有的激情全衰退,一进商场就喊累,每天回家倒头就睡”的表现,要与丈夫一起回忆初恋的感觉,表达了“结婚也应该注意感情的保养,就像车一样”的立意。这个小品开头的内容真实、自然、风趣,但一到后面戏就掉下去了。一是假。由老太太与儿子的几次出场造成的误会太牵强,为了一点点“硬噱头”去设置两个人物,既无助于冲突的推进,又无助于立意的开掘,实在是含金量太少的败笔。二是“解扣”缺招。妻子要设法转变丈夫的婚姻态度,方法是硬逼着丈夫一起“回忆对比”,虽然有真实性,但在艺术构思上,这一招实在过于平庸。
  
    小品《男子汉大丈夫》写妻子和邻居吵架吃了亏之后,回来怂恿丈夫去“报仇”,丈夫通过与妻子共同回忆恋情来启发教育妻子珍惜安定生活,并强调“冲动是魔鬼”的主题。这个题材也有现实意义,但没有写好。问题也出在“解扣”乏术。一是这个小品用了与《浪漫的事》的同样手法——“回忆对比”,且在一台晚会上出现,缺乏新意。二是在这里男女主人公回忆的内容与小品中需要解决的邻里矛盾问题隔了一层皮,缺乏必然的联系,因之,它比《浪漫的事》中的人物转变更加缺乏说服力。
  
    小品《魔力奥运》与《明日之星》事实上还称不上是真正的戏剧小品,缺乏“剧”的意识,“剧”的因素,“剧”的构思,当然,通过春晚不断推出新人的想法与做法还是值得肯定的。
  
    小品《汇报咏叹调》的剧本创意好,针砭时弊,角度新颖,但遗憾的是,文本已有足够浓烈的讽刺味了,但导演还要无节制地强化,反而减弱了这个作品真正的内涵。可见如何恰当地把握好艺术的分寸感永远是小品编导不容忽视的一个重要课题。
  
    比较起来,赵本山的《功夫》与黄宏的《装修》算是相对比较成功的作品。《功夫》的毛病是中间部分不精彩,老纠缠在脑筋急转弯上已无新意,好在后面的戏上去了,观众还是得到了满足。但从文本的角度要求,这个小品也算不上是力作。首先是缺乏内涵,信息量太少。其次是缺乏生活的质感,靠编剧技巧撑起了戏的结构。再次是缺乏创意,整体构思没有超过《卖拐》与《卖车》。当然,本山的表演艺术还是春晚真正的“大菜”。
  
    黄宏的《装修》题材很好,也有生活气息,特别是结尾有特点。这个结尾与《功夫》不同,《功夫》更多的是靠编剧技法来完成的,而《装修》除了编剧技法则还有精彩的生活细节来垫底,这就显得“棋高一只”了。
  
    说了这么多扫兴的话,是真诚地希望春晚的小品能真正达到国家级水平。当然,诚如赵本山所说:“弄个小品也不容易。”由此想到了两个问题:
  
    据说央视的审查制度很严,今年的语言类节目先后过了七次“堂”,但一些粗糙的作品怎么还是能保留下来呢?
  
    全国每年至少有数千个戏剧小品问世,难道其中真的没有几个能让观众真正满意的好作品?是不是遴选的机制出了问题呢?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