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上海戏剧学院建校六十五周年

央视CCTV小品大赛即评之二

陆军

   看了昨晚(5月2日)央视CCTV小品大赛的第二场演出,感到参赛的八个小品总体质量要比首场比赛好,特别是出现了《张大嘴与李干部》、《洗澡》、《安全感》等一些富有创意、独具一格的作品,我甚至认为,象《洗澡》、《张大嘴与李干部》这样的小品,可以说是近年来全国戏剧小品创作的重要收获,实在可喜可贺。当然,更多的小品还是较为平庸。

  小品是构思的艺术。平庸的作品一般都依靠“套子”来构筑其情节骨架,以误会与巧合作为其演绎故事的基本手段。这类作品,如果题材特别新颖,细节格外精当,语言非常幽默,尚可弥补一些“套子”的缺陷,给人以“平中出奇”的审美享受,但如果所展示的东西比较一般,则必然会落入俗套,给人以似曾相识的陈旧感。

  比如小品《村口》,写村长与一村民在村口等人,村民因新媳妇第一次上门,怕对方嫌自己家贫,特地跑三十里地借来风衣、礼帽、墨镜、手机武装自己,还用借来的彩电、冰箱装饰家庭。而村长则在等一位扶贫干部,必须在扶贫干部面前“哭穷”,两人产生矛盾。后来达成协议,如扶贫干部来了,村长学驴叫声以提示村民“脱下新衣”;如村民的新媳妇来了,村长则学牛叫声以提示村民“穿上新衣”,结果来了一个年轻女子,不用说,那人既是扶贫干部,又是村民的新媳妇。小品看似热闹,其实是用巧合与误会凑起来的,核心细节如“借衣”、“定暗号”等又缺乏新意,所以使该小品的质量打了折扣。

  小品又是结尾的艺术。如果整体构思用了“套子”,核心细节又较一般,那就不妨在结尾上做文章,倘能做到结尾出其不意,也可大大增强艺术的“含金量”。

  比如小品《二月玫瑰》,写女班长与她的两个女兵在情人节收到一束玫瑰与一封“情书”,引起误会与冲突,经反复折腾,最后发现,那玫瑰与“情书”其实是一位退休的女兵因感谢班长多年来的资助才寄来的,误会解除,皆大欢喜。小品整体上是一个误会,退伍女兵的举动看似浪漫,其实客观上却起到了“恶作剧”的效果,有些令人失望。好在结尾处一向十分威严的女班长在发出命令将玫瑰发给全班女兵、人手一枝时,女班长忽然边尖叫着“给我留一枝”边奔下,这一笔很精彩,写出了年轻女班长性格中的另一面,显示了编剧的功力,也稍稍提升了这个作品的艺术水准。

  小品《女大学生宿舍的钟点工》也是一个以误会、巧合构成的作品。几个女大学生请了个钟点工来打扫宿舍,不想那个钟点工居然就是其中一位贫困女生的母亲。女生怕丢面子反对母亲在此打工,母亲因为活不好找,且认为自己以劳动挣钱天经地义而坚持己见,母女产生冲突,及至母亲跟女儿诉说自己辛苦的打工挣钱的一番经历后,女儿才理解了母亲的苦衷。这个小品反映当代大学生缺乏劳动观,缺乏自立能力,这个大环境是真实的,但母亲偏偏要在女儿所在的学校、所在的女生宿舍、甚至女儿自己的宿舍打工就显得有些人为了,这一巧合缺乏生活的质感。好在观众已认同了大前提,且结尾处女儿理解了母亲,并理直气壮地将母亲介绍给同学,同时宣布:宿舍的清洁卫生从此由她负责,而且是免费的。母亲看到女儿一下子长大了,倍感欣慰。这一笔还是颇具力量的。

  小品《安全感》是昨晚八个作品中得分最高的一个。写一梯三户,男青年出门送客时不慎把钥匙忘在家里,一阵风将门带上了,而他现在急需进门要取一份他所在公司领导等着要的重要材料,请求女邻居帮忙,女邻居告诉他,隔壁住着一位昨天才从监狱释放的光头年轻人,他曾是惯偷,撬门是能手,可以请他帮忙。经一番努力,光头年轻人答应了,并顺利地帮男青年打开了门。这是小品的第一层次的内容。第二层次写女邻居与男青年忽然感到以后与这样的人为邻实在是充满了危险。此刻女邻居又突然发现自己手里的电话子机不见了,开始怀疑那个光头年轻人并要他出来承认偷了电话子机。正好电话响了,原来是女邻居自己刚才放在家门口的牛奶箱里,误会解除,女邻居与男青年尴尬。第三层次,忽然一阵风把女邻居的门也带上了,她该怎么办?

  其实这个小品的情节与细节也都并不新。比如第一层次的内容,曾经有篇微型小说反映过,十多年前上海有个小品《锁》也是写了这么一个情节,并在华东地区小品大赛中获得过一等奖。《安全感》妙在最后一笔,令这个小品奇峰突起,取得了成功。

  在我看来,昨晚最令人振奋的是出现了《洗澡》与《张大嘴与李干部》这两部可以称得上精品力作的好作品。这两个小品反映的都是重大题材,其中《洗澡》写两个老革命几乎一生的经历,《张大嘴与李干部》写一个劳改犯与一名狱警整整十八年的故事,两个小品的构思都富有创意,形式也独具一格,信息量特别大,都成功地塑造了鲜明的人物形象,编导的艺术功力,令人折服(日后拟专文评析)。

  另外,小品《一座大山三个兵》,以跑失一只小兔引起战友间的冲突为切入点,反映了在高山荒漠执勤的军人忍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寂寞,为祖国与人民默默奉献的故事,虽然是老题材,但视角较新,也颇为动人。小品《鸭蛋》是上海选送的作品,我曾参加过文学本的评选,对这个小品颇有好感,但昨晚的演出却缺少了作品内在荒诞性与力度的揭示,令我稍稍有些遗憾。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