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上海戏剧学院建校六十五周年

央视CCTV小品大赛即评之六

陆军

    昨晚是央视小品大赛的最后一场,依旧是八个参赛小品,依旧是八道戏剧常识问答题,依旧是八个命题小品表演,依旧是笑声、掌声与赞扬声(顺便一提,主持人在比赛间隙不断高声朗读来自天南海北有关对此次赛事的颂词,显得稍稍多了一些。其实除了必要的肯定以外,还应该有一些善意的批评与建议,可能更具有说服力)。不过,客观地说,八个参赛小品质量还是参差不齐,至少有一半还较为粗糙,有的作品还停留在构思的“毛胚”阶段。想起大赛现场评委娄乃鸣女士在前晚点评演员命题表演时说过的一句话,大意是:你将作品拿到全国人民面前,要有一种责任感。这话说得好。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每一个参赛作品就象一道大菜,如果火候不到就仓促地端到全国人民面前,不免有些遗憾。。
  
    概括地说,昨晚的小品可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以艺术构思见长的小品,如《就这一个字》,《烦恼》等。
  
    以构思见长的小品的特点是强调创意,字里行间浸润着作者对生活的新“发现”,因此,作品的艺术生命力要强一些。
  
    比如小品《就这一个字》,写一个有点“认死理”的新兵战士,拦住作训股股长赔礼道歉。原因是日前作训股长在全连大会上作报告时把“酗酒”的“酗”字念成了“凶”字,新兵当场站起来给予纠正。这一举动弄得全连人很不爽,特别是新兵所在的那个班,本来马上要作为战备特训的先行班了,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战士们担心,全班人辛辛苦苦付出的汗水有可能要白流。所以,新兵战士专门前来找股长道歉。
  
    这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小品,事件小,口子小,但能以小见大,以小胜大。表面的戏剧动作是新兵为纠正了上司一个字的读音前来道歉,后面却引出一个典型的群体心理背景,很有现实感,令人回味无穷。
  
    小品《烦恼》说的是某心理诊所来了两位求诊的病人,一位是年轻女子,另一位是老总夫人。巧的是两个女子是同事,各自暗中羡慕对方的生活,并以对方生活为参照,从而觉得自己目前的生活极其痛苦。当年轻女子无意中听到老总夫人的倾诉后才发现自己“身在福中不知福”,心理问题迎刃而解。而老总夫人忽然发现自己的心事已被同事获知,又迅速变脸,强打精神,装作很贵族的样子傲然而去。妙的是心理医生其实自己也有心理问题。这个小品的人物组合很有创意,三个角色有机地交织在一起,立意、情节、细节就很自然地扑面而来,让观众在会心一笑的同时,与人物一起思考现代人对生活、爱情与事业的困惑。
  
    小品《人在旅途》也有一定的艺术构思。该剧写一个青年打工仔在列车上热心地帮一个手提大包小包的老太买票、提行李,还送上家乡的烧鸡给老太吃等等,结果引起邻座一位中年男子的反感,他暗中提醒老太,现在早没人学雷锋了,当心遇上骗子。老太也开始疑人偷斧,越想越觉得青年不象个好人。此时老太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机不见了,怀疑那青年是贼。正好手机响了,后来弄清楚,原来手机是那个貌似正人君子的中年男子偷的,他才是真正的骗子。
  
    这个小品本来也是以社会群体心理的背景作为情节的支撑点的,但后来作者笔锋一转,把中年男子写成一个偷窃者,那就变成了写两个旅人的道德对比了,这就大大减弱了这个小品的社会意义。
  
    第二类是以娱乐观众见长的小品,如《月老》、《婚托》、《晚霞》等。这类小品当然也有艺术构思,一般剧场效果都很好,但相对来说,更多的作品是用“套子”来结构全剧,艺术的含金量就相对弱一些。比如《月老》,写一个热心为军人介绍女朋友的老伯,在为军人与一个女子牵线搭桥时,用“暗语”(又是暗语,这样的手法虽然容易产生喜剧效果,但实在过于俗套)提醒军人如此这般,结果闹出许多笑话。《婚托》用了一个“以毒攻毒法”的套子,剧中也有一些精彩的细节与生动的语言,但观众笑过以后总觉得还缺些什么。《晚霞》写一对老人的黄昏恋,本来可以抓住人物的矛盾心理来组织情节,搞成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可惜现在的处理过于迷恋于表层的喜剧性,显得较为简陋。
  
    第三类是以宣传先进人物、先进思想见长的小品,如《承诺》、《夺枪》等。《承诺》写一社区民警从医院跑出来带病工作,一心为解决居民的生活困难而奔波,引起夫妻冲突。这样的小品如分寸感掌握不好,你本来想要歌颂的人物却让观众感到可敬而不可爱,作品的意义就大打折扣了。《夺枪》是戏曲小品,演员的技能十分精湛,可惜文本的力量比较弱。当然,艺术是有分工的,这一类的作品还是应该给予鼓励。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