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上海戏剧学院建校六十五周年

央视CCTV小品大赛即评之七

陆军

    昨晚(5月7日),在央视CCTV小品大赛的颁奖晚会上,细心的晚会编导搬出了十八年前曾获首届央视小品大赛一等奖的小品《芙蓉树下》,并由刘劲与岳红来演出。想不到这个诞生于十八年前的作品依然那么有魅力,实在令人赞叹不已。定神一想,这个小品成功的秘诀可能就是编、导、演能在极其有限的篇幅里生动地刻划了两个鲜明的人物形象。

  首先,编、导、演准确地把握住人物丰富的心理特征,并以此来编织情节。

  一对青梅竹马、相亲相爱的农村青年来到芙蓉树下,男的因为要去参军,马上就要出发了,姑娘前来送行,男青年穿上了军装,成了个“准军人”,由于社会角色的转变,他的心理特征也必然会有一些转变。他起码知道,当兵的要守纪律,又是第一次报到,决不能迟到。所以此刻他最担心的是怕自己迟到,却偏偏忘了送他的姑娘此刻最希望能再和他多呆一会。果然,矛盾产生了,男青年赶路心急,忘了那棵定情的芙蓉树,女青年不能原谅他,毕竟恋人分别时的感情是最复杂,也是最微妙的,有时难以用语言来表达,而表达的方式也是多种多样的,时而找对方的碴,时而又安慰体贴对方,这种心理特征充满了喜剧情趣,由此而生发出的所有纠葛都可演绎成生动的戏剧情节。性格生戏,戏才精彩。

  其次,编、导、演生动地揭示出人物复杂的内心感受,并以此来组织冲突。

  这个小品并没有刀光剑影的戏剧冲突,有的则是一对年轻恋人之间特有的误会、责怪和嗔怒。但作者从揭示人物复杂的内心感受出发,照样组织了一块块富有感染力和情趣性的戏剧冲突。其中最精彩的要数女青年逼男青年回忆定情那天晚上的那一段戏。女青年主动进攻,步步紧逼,热情大胆,男青年则被动应付,羞于回答,十分狼狈。在这样饶有情趣的冲突中,男青年纯朴、憨厚、幽默、富有乡土气和女青年聪明、伶俐、敏感、带有辣味的性格特征都活龙活现地展示出来了。他们的举手投足,音容笑貌都充满了喜剧色彩和性格魅力。

  再次,编、导、演传神地表现出人物灿烂的情感世界,并以此来选择细节。
    在《芙蓉树下》中,编导为了刻划女青年对小伙子深切的爱和热烈的期待,在小品的后半部,泼墨如云,精心选择了一系列精彩的细节,如钱包(表达对小伙子的关心和对小伙子家里老人的孝心),绣有芙蓉的红肚兜(希望小伙子“毋忘我”),信封信笺(要求小伙子多通信、快进步、来年寄回立功喜报),录音磁带(能经常听到心上人的心声)以及最后那把伞。这些细节的运用,活脱脱写出了一个可爱的乡村纯情女子美好的心灵。

  总之,由于《芙蓉树下》的编、导、演在挖掘人物内心情感世界上化了大力气,使这部小品通篇充满了生命和青春的活力,洋溢着灿烂的人性光辉,乃至时光过去了近二十年,依然魅力四射,引人入胜,实在称得上是小品园地里经典之作。
  
  整整七个晚上这么认真地坐在电视机前,这是我近年来难得的一次近乎奢侈的艺术享受。关于对每个参赛小品的所感所思,我已毫无保留地发表了自己的一些不成熟的看法,最后还想对小品的特点说一些个人的意见,算是为自己以劳动的方式在这个“五•一”节完成这篇“小品七日谈”画上一个句号。

  对于小品的特点,许多专家都喜欢用几个字来概括,常见的有“小”、“简”、“奇”、“新”、“精”、“深”等字样。对此,卑之无甚高论,无非也是类似意思,我的概括是三个字:“戏”、“小”、“品”。

  小品的第一个特征是姓“戏”。这个表述好象是多余的,其实不然,把戏剧小品纳人戏的范畴,我们就可以直截了当地从本质上把握小品的涵义而省却许多麻烦。事实上,在小品创作实践中,我们不难发现,有不少作品还没有十分清楚地意识到小品的这一基本属性,因而常常把它同相声,独脚戏,对口词、表演唱乃至舞蹈等表演形式混淆起来,有的还用散文、诗朗诵的表现手段来作为小品的基本载体。这种现象的出现,原因就在于小品理论上的模糊。对一个艺术品种个性的漠视,实质上是淹没了它所特有的艺术魅力.当然,这样说丝毫也不影响小品艺术在它的发展过程中要注重吸纳兄弟艺术形式的精华和长处,但这个吸纳必须在不同化的前提下进行才能成立。

  既然我们理直气壮地把小品纳入“戏”的范围,那末,就非常有必要重申戏剧的基本特征,在戏剧艺术的理论库里,至少有十几种以上的权威性说法论述戏剧的基本特征。我们自然不可能也不必要去惊动那么多的老祖宗,比较实惠的方法是择其要者,窥其真谛。简单说来,是否可以概括为“冲突”、“动作”、“情感”,而这三点正是我们小品实践中努力追求又容易失误的问题。

  “没有冲突就没有戏”,已经成为戏剧的一条定律。叙事文学作品当然也不排斥冲突,但比较起来,在戏剧艺术领域里,冲突的重要性就更重要了。布轮退尔、劳逊、亚却等等戏剧理论家都曾有声有色地述冲突之于戏剧的重要意义。

  “动作”即是行动。戏剧是行动的艺术,冲突只有通过动作来体现才是真正的戏剧冲突。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最高任务”说实在的是一个高明的论点,冲突双方为了实现各自的最高任务而展开一系列的行动,于是便构成了冲突的起伏,情节的跌宕,情感的变化,性格的发展,戏剧便在这种不断行动而构成的冲突中显示自己独特的审美力量,难怪柏拉图的弟子亚里士多德极端地说:“悲剧中没有行动,则不成为悲剧,但没有‘性格’,乃然不失为悲剧。”

  对“情感”在戏剧中的地位的确定,是由美国戏剧教育家贝克完成的。他的一部在戏剧理论界享有盛誉的专著《戏剧技巧》,滔滔不绝、不慌不忙地叙述了情感在戏剧艺术领域里的位置,他认为:“剧本之所以成为剧本,是因为它能在观众中创造感情反应。”他总结:“准确传达的感情,是一切好的戏剧最重要的基础。”

  重温戏剧的特征,目的在于以此来要求或规范小品的形式。如果我们的小品缺乏戏的因素,可能是一种华丽的对话,抑或是一种散文的传递、诗歌的朗诵,这当然也不排除产生优秀作品的可能性,但却同戏剧小品无缘。

  小品的第二个特征是名“小”。

  首先是篇幅小。作为时空结合的戏剧艺术,衡量它的篇幅,通常以演出时间来划分。大型戏剧一般在二个半小时。小品呢,我们不妨武断地给它一个界定,一般以不超过十五分钟为宜。这次央视参赛小品规定超过十二分钟一律扣分(小品《张大嘴与李干部》因超时而被扣0.3分),这样的方法看起来粗暴了一些,但对小品创作还是有益的。

  其次是容量小。如果我们承认把小品的演出时间限制在十五分钟之内有其合理性的话,小品的容量便是不言而喻了。在极其有限的时空里戏剧性地表现一段生活,就必然会制约作品的情节容量,以致我们在设置矛盾、刻画人物、提炼主题时不得不作比独幕剧(当然更不用说是大型剧了)更精当的选择和权衡。

  再次是场面小。从规模上说,小品不可能有群众场面。在大型戏剧中,群戏往往会起渲染气氛、烘托环境、凸现主题等等的艺术效能,但即使如此,聪明的剧作家也十分谨慎地少用或不用群众场面,以便腾出笔墨来去从容地刻划主要人物。小品一般不会超过五个人物,又受时空的严格限制,设置群众性的场面当然是—件危险的事情。从场景的选择上说,也宜小不宜大,宜虚不宜实。曾经有个小品,用自然主义的手法把舞台搞成一个真实的大厨房,幕一打开,观众还来不及看完舞台上设置的主要景物与道具,戏便结束了,其艺术效果是可想而知的。

  最后是口子小。人们比较容易接受的说法是,以小见大,见微知著,一叶之秋,一目传神,从一滴水窥见太阳的光辉,从一朵浪花领略大海的风采,就是这个道理。

  总之,小品必须小打小闹,小处着手,以小为本,以小为荣,以小取胜。

  第三个特征是,戏剧小品号“品”。

  小品的最高境界是要有很高的审美品味,使观众看完演出后,如啖橄榄,回味无穷;如品香茗,余韵溢齿;如聆古筝,清音绕梁。

  从内容上来说,小品要力求能透过社会生活内容与戏剧动作的表层,使人窥见比这些具体的情节本身更深的内涵、涵盖面更广的哲理性寓意。从表现手法上说,要讲究一点含蓄美,如点题的艺术性,道具的象征性,情节的隐喻性等等。

  好的小品应给人以情绪的品味。鲜明的喜剧风格、浓郁的生活气息、巧妙的情节结构是这类作品通常可以达到这一层次品味的关键因素。如前所述的《芙蓉树下》。又如多年前江苏有个小品《理疗》,编导十分机智地诉说了这么一个有趣的故事:一个乡村少女从封建传统里走来,到小镇医院来治疗坐骨神经痛。这本来是一件很平常的小事,可她认为“病的不是地方”,同室有个可爱的小伙子也在理疗,她便跟医生提出用一把伞把她的那一部分遮住。不愿“露”,但必须露,遮住了这种羞,但露出了那个羞,最后把伞收了,却把美好的东西露了出来。小品展示了一个村姑艰难而又十分可爱的心理挣扎过程,很有特色。又如本届参赛小品《女兵王燕》、《保险》、《航天英雄》、《卖荫凉》等。

  好的小品应给人以情感的品味。揭示人物内心的矛盾,折射社会环境的严峻,心灵的呐喊,灵魂的博斗,情感的纠葛,观念的冲撞,给人以震撼力;可以是喜剧,也可以是悲剧。如本届参赛小品《张大嘴与李干部》、《洗澡》、《高效率的爱》、《安全感》、《网络悲情游戏》、《接受》以及昨晚颁奖会上演出的小品《特种兵》、《第一次站岗》等。

  好的小品应给人以哲理的品味,比较起来,在数以万计的小品园地里,富有深刻的哲理内涵的作品显得凤毛麟角,大多数的小品尚缺乏对人生和社会独到的思索与发现。呼唤这类作品的出现,可以提高小品这一艺术形式的整体格调,增强小品的艺术生命力。记得多年以前,有个在南开杯小品比赛中获大奖的作品《充实》曾作过这方面的努力。公园里,一位百无聊赖的离休老干部和一个忙不停地浇花的小女孩的一段对话,引起了人们对人生价值的思索。老干部感慨地说:“叶子在树上时有用,可以给你们遮荫;枯了,落下来就没有用了。”小女孩不客气地回答说,“我爷爷忙极了,那象你,坐在这儿一动也不动,拿张报纸翻过来,翻过去。”这一段像山涧溪水—样悄悄流动的生活,让观众领略了平凡生活中的哲理和诗意,有一点耐人寻味的东西隐藏在里面,令人久久难忘。

  总之,我认为,戏剧小品是一种极其短小的艺术形式,它具备了戏剧的一切要素;最大的特点是小巧玲珑,耐人寻味。

  如果还可以用更简单的语言来概括,那么我也许会选择这样两个字:“性感”。——小品是一门“性感”的艺术,具有一定的“挑逗性”;因为,如果她不“性感”,你怎么可能在极其短暂的时间里一下子就对她产生兴趣呢?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