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上海戏剧学院建校六十五周年

“赶集”放言

陆军

    对于从事戏剧这一行业的人士来说,第七届中国艺术节(以下简称“七艺节”)绝对是个“大集”。自9月10日至26日在浙江杭州、宁波、温州、绍兴和嘉兴同时举行的这个“大集”,共有来自全国26个省、市、自治区及中直院团、部队院团50台入选剧目参演。其中历史题材19部,当代题材16部,现代题材10部,历史传说题材2部,神话题材、革命历史题材、外国名著改编题材各1部。如果按照艺术样式排列,分别为舞剧8部,话剧7部,京剧5部,歌剧、舞剧3部,越剧、木偶剧和花鼓戏各2部,来自西方的歌剧1部,音乐剧3部。
    我有幸于9月16日至25日去“赶集”,观摩了其中的10台剧目,可谓开了眼界,长了见识,获益匪浅,也感慨良多。应该说,“七艺节”总体上是成功的,东道主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与精力,还有一些新的改革,如艺术节首次实行“文华奖”(专业艺术类)、“群星奖”(群众文化类)、“蒲公英奖”(少儿艺术类)、“中国艺术节奖”(艺术节专项奖)四奖整合;将“文华奖”与“中国艺术节奖”合一,只评选“文华奖”;所有剧目必须演满50场之后才有机会获得在“七艺节”上演出的资格。又如第一次在文华奖的评奖中加入观众意见;第一次将群众文化活动纳入国家级艺术盛会;第一次设立由观众投票产生的“观众最喜爱的剧目奖”、“观众最喜爱的演员奖”等等,但也有一些亟待改进或商榷的东西,斗胆放言,仅供参考。
    一、成本太大
  一连看了几部投资上千万,而艺术质量平平的剧目,心里很不爽。正好,浙江一位资深的艺术家请我吃饭,谈起这一话题,老先生一脸激动,他一口气报了几个数字:艺术节开幕式,二千五百万;《五姑娘》,八百万;《蓝眼睛•黑眼睛》,八百万;《藏书人家》,八百万;江苏镇江的《快乐推销员》,一千万……而浙江全省为了给参演剧目提供一流的演出场所,新建、改造42座艺术场馆演与文化设施的投入就更大了,光绍兴就有10多亿(老先生一再强调,这个数字不一定精确,但差距也大不到哪里去)。末了,老先生说,我搞了一辈子的戏,有一条经验,一个戏投资四、五十万的有可能搞出精品,而投资四、五百万的十有八九搞不好。为什么?因为一些人的心思被这么的钱所吸引,开始琢磨如何多分一份蛋糕,而不去琢磨艺术了。
    实在是老马识途,经验之谈。可惜,如老先生所说:我们人微言轻,人家在兴头上,谁来听你这种不合时宜的话?弄不好还要说你是“狐狸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了。
    其实,谁都知道这么一个浅显的道理,靠金钱是堆不出戏剧精品来的。就我在杭州看的10个剧目中,河南省豫剧二团的豫剧《程婴救孤》实在可以称得上是近年来最好的戏曲剧目。记得那天我看演出时感慨万千,在演出中途分别给家人与我的一位学生发短信说:今天才知道,我选择戏剧这个职业实在是太幸福了,看这样的好戏是一种荣誉,一种无与伦比的享受。然而,这么一个让我平生第一次因为看戏而生发诸多人生感慨的好戏,据说全部投资仅30多万元。由此可见,戏的好坏与投入的大小没有必然的联系。一出好戏的成功与否关键还是要看剧本、导演与演员。在经费投入上,正确的方法还是从剧本出发,从演出市场回报的可能性出发,而不是盲目地玩场面、布景、服饰、装置等等“肉头戏”以外的东西。
    一句话,搞戏不能脱离了国情、民情、“艺情”,成本太大,劳民伤财,从政、从商、从艺者均应力戒。  
   二、票价太高
    据东道主的主流媒体介绍,“七艺节”从筹办以来,人民关心、人民支持、人民参与、人民享受这条主线清晰可见。“人民,是艺术真正的主人”。我相信,这是东道主真诚的肺腑之言,并且他们也一直在努力实践这一主题。如开幕式上,九旬老翁和5岁女娃作为普通的杭州市民共同拿起鼓槌,敲响了“七艺节”开幕大锣;在内容安排上,“七艺节”首次将群众广场文艺纳入艺术节板块,首次让群众参与“七艺节”评奖活动等等。然而,遗憾的是,作为最能体现“七艺节”注重“人民性”的标志性动作——演出剧目的票价,还是太太太高,其中最高价位480元的剧目有20台,580元的剧目有1台,680元的剧目有9台(最高票价1200元的国外演出团体当然还不算在内)。如果从按质论价的角度看,有的剧目质量平庸,票价却高得离谱,这就更是“蹋”艺术节“糟势”了。当然,组委会还有一些“均贫富”的举措,如每场演出按10%—15%的比例出售50元左右低价票;凡70岁以上老人、民工、待业者、残疾人、低收入者都可以凭证买到特价优惠票等等。但总体上说,票价还是太高。难怪有天我在浙江博库书店与一位当地市民聊天时,那位市民说:街上挂满了“艺术的盛会,人民的节日”的巨幅标语,我看“艺术的盛会”可能不假,而“人民的节日”则要打问号了。
  票价太高的弊端实在太多,首先当然是拒平民与艺术节之大门外。普通老百姓看戏,一般都是扶老携幼,至少是夫妻双双吧,一下子耗资近千元,工薪阶层当然只能望而却步了。而缺少了真正的平民的参与,我们嘴上一直喊的“优化戏剧环境,振兴戏剧事业”,就成了一句自欺欺人的空话。
  第二,名不符实。我的观摩票都是预先托浙江的朋友买好的,耗资数千元不去说它,到现场一看,退票的很多,几百元的一张票,只要化几十元、甚至十元钱就能拿到手。比如那天下午我从杭州东坡剧院看完话剧《凌河影人》,然后赶到萧山剧院看舞剧《惠安女人》,我买的是680元一张的票,位子在第一排,结果在门口一看,竟有人高喊十元钱一张退票,一下子把我680元的“贵宾席”心绪打得落花流水,感觉似上当受骗了一样的“挖塞”。
  第三,票价定的高,也给一些趁艺术节之机捞油水的人提供了机会。那天看《五姑娘》时,就有兄弟省市的朋友告诉我,有几个固定的退票者每天手里拿着一把票,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弄来的?
    总之,太离谱的票价是无法让艺术真正亲近人民的。如果艺术只在圈内人士之间孤芳自赏,那么,戏剧,特别是戏曲,就要真正变成“夕阳”艺术了。

    三、剧本太弱
    我在杭州先后看了10台剧目,总体质量应该是在水平线上,但也有较弱的剧目。实践再次告诫我们,决定一个戏质量优劣的关键,还是那句老话:剧本剧本,一剧之本。凡是成功的作品,首先是剧本非常成熟。比如《程婴救孤》、《凌河影人》等。我真是纳闷,有几个耗资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剧目为何不在剧本质量的提高上多化一些钱,多下一些功夫呢?我相信,任何一个编剧都不会拒绝有助于自己作品提高的任何意见与举措的。那么,倒底是决策者的判断力出了问题呢,还是有另外的原因?这就值得我们很好地地反思了。作为代表国家最高水平的艺术节参赛剧目,有的剧本连基本的技术性问题都没有处理好,实在是有点失艺术节水准,煞艺术节风景。但愿以后的“八艺节”、“九艺节”能把这个艺术节的“硬伤”解决得好一点。
   忽然想起今年“七艺节”推出了“观众评委”这一举措,在这里,我也想冒天下之大不韪,来一个“毛遂自荐”,根据观摩的印象给自己看过的戏投上一票(质量优劣以五角星来表示),顺序排列如下:
  
  豫剧《程婴救孤》(河南省豫剧二团)
  评价:★★★★★(或者给十颗星亦可,总之,可打一百分)
  理由:编、导、演完美结合,特别是程婴扮演者,可谓“天下第一程婴”,导演也棒。
  
  话剧《凌河影人》(辽宁省人民艺术剧院、辽宁省朝阳市艺术剧院)
  评价:★★★★
  理由:形式别致,视角独特,但编的痕迹稍重。
  
  话剧《北街南院》(北京人民艺术剧院)
  评价:★★★★
  理由:流畅诙谐,信息量较大,反映现实生活很不容易,但厚重不够。
  
  话剧《打工棚》(云南省话剧团)
  评价:★★★
  理由:有激情,有生活质感,有社会责任感,但对手仅仅是一个缺德的“包工头”老乡,深度欠缺。
  
  京剧《图兰朵公主》(中国京剧院)
  评价:★★★
  理由:剧本脉络不清,主演堪称一绝。
  
  越剧《藏书之家》(浙江小百花越剧团、茅威涛戏剧工作室)
  评价:★★★
  理由:有“越味”,缺“戏味”。
  
  音乐剧《五姑娘》(浙江省嘉兴市文化体育局艺术中心、浙江艺术职业学院青年实验艺术团)
  评价:★★★
  理由:片断精彩,总体结构弱,后半部冲突虚假。
  
  楚剧《娘娘千岁》(湖北省地方戏曲艺术剧院)
  评价:★★
  理由:戏核好,少提炼。
  
  舞剧《惠安女人》(福建省歌舞剧院)
  评价:★★
  理由:意象简单,缺亮点。
  
  音乐剧《快乐推销员》(江苏省镇江市艺术剧院)
  评价:★
  理由:冲突虚假。
  
  如果还要概括我对艺术节的总体印象,那末就是:第一,演员太好(取褒义);第二,导演太强(取中性词义);第三,舞美太“洋”(取中性词义);第四,音乐太“噪”;第五,剧本太弱。
  “'七艺节'终究是过去了,她只是一个短暂的节日。值得我们深思的,也许应该是如何让艺术能否在小区里弄、田野乡村,在人们的心里扎下根,抽出芽,开出花来”。这是浙江一位文艺记者说的一段话,说的很好,录此以作为这篇短文的结语。
  
                           2004年10月4日上午于江虹寓所  
  
  附:第11届“文华奖”获奖名单(共12台)
  豫剧《程婴救孤》(河南省豫剧二团)
  京剧《凤氏彝兰》(云南省京剧院)
  花鼓戏《老表轶事》(湖南省花鼓戏剧院)
  甬剧《典妻》(浙江省宁波市艺术剧院)
  京剧《图兰朵公主》(中国京剧院)
  话剧《凌河影人》(辽宁省人民艺术剧院、辽宁省朝阳市艺术剧院)
  话剧《平头百姓》(江苏省南京市话剧团)
  歌剧《我心飞翔》(总政歌剧团)
  音乐剧《五姑娘》(浙江省嘉兴市文化体育局艺术中心、浙江艺术职业学院青年实验艺术团)
  舞剧《风雨红棉》(广东歌舞剧院)
  舞剧《瓷魂》(江西省歌舞剧院、江西艺术职业学院)
  民族歌会《八桂大歌》(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歌舞团)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