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上海戏剧学院建校六十五周年

【创想周】边缘的中心化——记讲座《当代傀儡艺术的一个要点》

2016-10-27

傀儡,在容我一般的大众印象里,仅仅停留在了娱乐孩童的木偶戏上,更不用提对当代傀儡艺术和舞美的看法了。在今天红楼208教室里,由中央戏剧学院教授章抗美老先生带来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讲座,为听众带来了独特的视角,阐述了当代傀儡艺术逐渐由边缘中心化的特点。

章教授先从创意和创造的本身出发,娓娓道来了何为创造,即是独创的,绝无仅有的事。且在创新时更要注意背后的思想的独特性。章教授还十分严谨地讲不敢完全为其下定义。对于当今傀儡艺术而言,傀儡不仅可以是人形的象征,更可以是一切物体和一切材料结合的综合体。当今的世界戏剧舞台上出现了不少将傀儡艺术和舞台相结合的作品,它们的出现为舞美的发展和感官呈现带来多元化的体验。章教授发现傀儡与布景的边界日渐模糊,二者发生了合流的现象。从傀儡艺术本身来讲,是比较的小众,但现在它正在慢慢地向中心靠拢。我认为这也和当今的热门思想,跨界,产生了一定的碰撞和共鸣。

对于傀儡和舞美融合的现象,章教授也从四个方面谈及了傀儡艺术的趋势,分别是;局部化、物像化、抽象化以及巨型化。教授给我们展示了两个局部化的代表,一个是《西班牙王》中巨大的猫脚,另一个则是《帖木耳》中的巨型脚。《帖木耳》中的巨脚不仅是一个傀儡也是一个布景,既起到了象征征服的作用也是舞台中的一个背景要素。我看到那张画面时

觉得舞台的构成元素简明扼要且视觉冲击力强,傀儡艺术的定义宽泛了起来,心生有趣二字。

谈到物像化时,教授举到了一个直观的例子,荷兰的一个傀儡艺术家双手朝下一手套着大树根一手套着小树根,操纵着大树根去招惹小树根。这种形式也是比较像物体戏剧,物体也能表进行表演与表达。傀儡从人形到了物体,接着就过渡到了抽象化。抽象就是对物体本身物质的超越。章教授放了一个有趣的图像,是一个柱体和一个蘑菇状物体被放置在巴黎的拉德芳斯新区旁,而创作这个傀儡的作者是西班牙艺术家米罗,开拓了抽象傀儡的新领域。最后一个,巨型化。乔治西平的作品《魔笛》中也可以看到傀儡化巨型化的影子(风筝傀儡熊)。章教授讲到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开幕式,其中有一个大型的白方块傀儡还有夸张腿部和生殖特点的腿具,都是巨型化的表示,在巨大舞台上傀儡的表现往往会比人的内心表情表演来得更加有效。

傀儡布景的界限在逐渐的消失。“舞台美术也可以进行表演。”章教授讲到。舞美的舞台介质的改变,舞台道具布景的傀儡化,都是当代傀类艺术的发展。边缘的中心化更是使一切的跨界都有了创造的可能。

在章教授严谨认真讲学的态度后,看到了更多舞美发展的可能性,希望有更多的可能让今后的人才在舞美上迸发出灵感的火花。(文:李欣航  编辑:榕树)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