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上海戏剧学院建校六十五周年

【创想周】我来到这世上,我变了

2016-10-27

学生记者:何颖洁

被采访者:赵丹若(15级北电)

下午一点半,红楼106,一束灯光,一圈闹钟,两位黑色行装的女演员,一位灯光师,一位音效师,一位主创。肢体剧《下站》就这样上演了。

“我来到这世上,我变了,我看见了,我学会了,我生活在时间中。”

想要表达什么?

每个人的理解不一样,我觉得时间对我来说它特别容易像一个螺旋,就是你总是重复一些轨迹,但你不知道,我们不是迷失在里面,就是被吞噬,所以我们要做的是及时打破这东西,但是打破这东西很难,所以就会有挣扎,这就是我对这部作品的理解。

《下站》讲述的是什么?

它没有完整的故事,我们两位演员相当于是建了一个容器,我们做的都不是很“实”的东西,而是让观众去“装东西”,观众装果汁了,那好,这容器里就是果汁,观众觉得这只是几个片段,那这就是几个片段。看的人负责去添加那“实”的东西,而我们就是负责去架架子,给观众留一个比较大的空间。我们更乐于把更多想象的空间留给观众。

我这样一次一次的排练让我知道了要更坚定的去表达,每一个动作,能不能更精准一些。

每一次排练都会有新的东西出现,也许这次演了这个动作,那下次我可能就即兴的演了另一个动作,我觉得是越简单的东西表达的东西越多。我要表达“我爱你”,可能我会说十遍二十遍“我爱你”,但还是抵不过一个抚摸,一个安慰。所以这也是肢体的一个独有的魅力。

不同的表演场景,不同的观众反应,都会影响到我们的表演,而观众也成了我们表演的一个不可或缺的元素。(文:何颖洁  图:石文婷  编辑:榕树)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