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上海戏剧学院建校六十五周年

在灵魂深处爆发革命——评话剧《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近日,13级表演系、舞美系毕业公演《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上戏实验剧院精彩上演。舞台灯光的变幻交错、表演的深情动人、情节的跌宕起伏,种种元素的结合在舞台上催生了诗情的悲壮之美。经过师哥师姐的努力,瓦西里耶夫的这部小说以一种新的传播形势面向观众,让我们感受到了俄罗斯式的浪漫情怀和英雄主义精神。

从表演方面来看,瓦西里耶夫的小说里对几位女兵的描写微妙细致,所以剧中演员对女兵角色性格差异的表现,以及战斗开始前后精神意志差异的处理都很鲜明。准尉华斯科夫作为整场演出的线索起着中流砥柱的作用,推动着剧情的发展。每个女兵在与华斯科夫的对话交流中活了起来,丰满立体了起来。剧中通过对英雄人物的平民化,揭示了一个普通士兵的战时生活。于此同时,五位怀揣着爱情的美丽女兵的遭遇与战争的冷酷无情形成鲜明对比,以一种全新的角度演绎了战争。由于我之前看过斯坦尼斯拉夫.罗斯托茨基导演的电影《这里的黎明静悄悄》,所以在公演海报展示期间便像一睹话剧版的这部作品。作为一名观众,我能体会到演员们有丰富的表演技巧和经验。但是,可惜的是我没体会到人物的生命。真正的表演家不仅是有技艺的高超,而是对灵魂、对世界、对所有的探索。演员不是提线木偶,一个被演技套路深深束缚住的演员,是传递不了深刻情感的。只有用心体现的人物才能烙在观众心里,犹如人物的灵魂附着在了演员的身上。作为上戏人,我们身处于中国顶级戏剧艺术的殿堂。我们更应该有责任感和使命感,追求极致,追求更高跟好的东西,追求与众不同、更加高级的事物。在文化需求膨胀的中国,快餐式的表演作品只能从量上营造一个客观的数字,而深刻的作品却少之又少。这台话剧的成功的唯一原因只能是意义深刻的脚本。我承认师哥师姐们在灯光下的汗水与泪光,但剧评不应只有褒义之词 ,建议与批判也是必不可少的,尤其是作为上戏的一员。

从舞美设计、灯光设计上来看。舞台上疏密有致的白桦树林和缓缓洒下的蓝光渐渐将我们带入了二战中的俄罗斯边区。不同时间段的森林在灯光色彩、强度、方向的调整中,显得极度唯美。烟雾的应用,让我们体会到了清晨森林中的丁达尔效应。准尉华斯科夫与五位女兵渡过沼泽湿地的情景,以及女战士莉莎在泥沼里的溺亡中道具、灯光的结合生动体现了阴寂恐怖、悲凉死亡的氛围。值得称赞的是二战战争影片的插播,这是剧中很有创意的一个应用。一方面推动着剧情的发展,以一种陈旧的年代感将观众们带入了二战时期。另一方面,片段的内容更让我们体会到了战争的恐惧感。同时,服装化妆的设计也在一定程度上突出了人物的差异。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是一个挑战,是在广袤森林中进行的一场惊心动魄、激烈残酷的阻击战的故事。生命与死亡;爱情与悲剧;朝气与绝望,在剧中激烈碰撞。鲜明的对比之下,是对美丽可爱的普通女兵的赞美、对华斯科夫英雄主义的讴歌;更是对战争无情残酷的揭露。这部作品以话剧的形式演出精彩与不足并存,这部在灵魂深处爆发的革命需要我们以诗意的灵魂去感悟,去真切的表现……(文:张雅琪  图:朱子韵  编辑:榕树)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