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上海戏剧学院建校六十五周年

一份中西结合的教导——《好莱坞制片体系》讲座听后感

2017-3-22

图为Joseph院长正在讲授

 

三月十五号,周三的下午,纽约大学电影电视学院的Joseph教授来到上戏的莲花路校区,带着一腔热情与宝贵学识经验,无比亲近地向上戏学子传授心得。周三的下午适逢表演课,我未能到场取经,引以为憾事。但后来发现第二日的下午,Joseph Pichirallo教授在华山路校区另有开设一场讲座,遗憾之情总算落下。

周四的下午天空灰蒙蒙的,但华山路的209教室仍旧座无虚席,甚至当真是人山人海。晚到的同学只得搬来凳子,挤坐过道之中,我缩在最后一排的木台上,打开笔记本真是费力至极。大约下午两点左右,Joseph Pichirallo教授背着平常的旅行包,同上戏电影电视学院院长胡雪桦老师、电影电视学院沙扬老师以及上海大学的刘海波教授姗姗来迟。面对这个令人向往、常被提及的“纽约电影学院”的名号,想必每个人都各有憧憬希冀。老师一行人刚迈入教室,台下便掌声雷动,而讲台前的几位也有些被现场的热情惊讶到了。

Joseph Pichirallo教授有一种美国人特有的红润脸庞,看来可亲而严正。他先用简洁的英文打了个招呼,便开始今天《好莱坞制片体系》的讲述:好莱坞制片体系大致分两种。一种为大型制片厂制片,一种为厂外的独立制片。前者如《变形金刚》,后者如最近火热的《爱乐之城》。

立好主题,Joseph Pichirallo教授便简单明快地畅所欲言。他并不用太多复杂艰深的词汇例子,所举的影片都是如《海边的曼彻斯特》并无距离感的作品。电院的沙扬老师逐句翻译,在教授的智慧之上,更添了简洁易懂的平实。

讲至酣处,教授纵横西东,在回答同学关于《长城》的提问时,指出该片太追求商业目标,导致电影更像一种商业的拼贴。现场众人无不捧腹。他认为一部作品追求制片投资,很大程度上并不在于商业的前景考量,而在于本子本身。这句话同前面张艺谋之例共同解读,更有深意。事实上正如教授所言,寻求好制片的最好方式,并非长串数据前景分析,而是在于作品的本身。这是张大导跌倒的坑洼所在,也是我们未来所要认清的障碍引诱——从事艺术,便要追求作品的质量本身。这不但于我们有指引作用,也是暗中指出国内电影电视的弊病所在。前路长长,任重道远。

Joseph Pichirallo教授讲述完毕,现场众人早按耐不住心中热情,纷纷举起了双手。而坐于一旁的胡院长兴之所至,也向大家传授起了他的那些宝贵见解。他称做导演并不需要太高学历,但却有博士学位,是因为积累不同,表达的东西便不一致。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笑道:

“不是说有钱就能拍出好作品的,还得有这个!”

胡院长的一番话让人不禁醍醐灌顶。电影本就属于艺术范畴,而艺术广大之至,因积累而显浑厚,因底蕴而成深刻。物质追求并不是真正足够高的创作目标,只有从心出发,由智慧把握,不急不躁,不骄不馁,或许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电影工作者。愿借这次讲座契机,这份中西结合的教导,能够为更多人所深植,为更多长路照亮或远或近的前方。(文:16编导  杨一欣  图:学生记者 李宏  编辑:榕树)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