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上海戏剧学院建校六十五周年

纪念这一场人类的自我斗争——评2014级戏剧导演MFA毕业作品《纪念碑》

2017-3-27

 

 

 

201732219302016年度研究生创新计划A类项目、2014级戏剧导演MFA毕业作品《纪念碑》(话剧)在华山路校区红楼黑匣子剧场进行了本轮最后一场演出。观众观戏热情高涨,坐满了整个剧场。

《纪念碑》是加拿大剧作家考林·魏格纳的作品,该剧1995年在加拿大首演,1996年该剧获得加拿大总督文学奖,这次由2014级戏剧导演MFA纪欣怡执导重排。本剧以战争为背景,讲述了一名母亲在寻找包括自己女儿在内的23名被奸杀的少女的尸体时,“意外”救下了一名即将被处死的敌方士兵。互相敌视的两个人被迫在战后荒芜的废墟上的共处。两人的对弈和煎熬发出了直击人性的灵魂拷问。

在全剧的开始,死囚犯斯特克被捆绑在电椅上准备迎接死亡。人们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但似乎他的话却总是透露着那份无法消弭的戾气。不是他不善,人之将死其言也真,是他不知道如何是好?人们在战争中失去了秩序,最容易的方式就是执行命令,就是随波逐流,只听从自己可怜的动物本性。这有错吗,这其实并不仅仅是他的错。只是他在战争中活了下来,被对方俘虏了,被查出了曾经犯下的奸杀罪行。真正犯罪的人其实是每一个参与战争的人。于他而言,死并不可怕,因为活着也不知道要干什么,总是喝喝啤酒,想想那事儿,甚至是从集中营中拉出几个女人来羞辱,最后把她们拖到树林里杀掉。

在女人梅佳解救出斯特克之后一直对自己的身份严格保密,只告诉斯特克他欠下了巨债。战争留下的荒芜中需要斯特克重新耕种,但是他最终需要面对的是已经死去的23个女人。在整个过程中,斯特克被梅佳扣上了一副枷锁,其间受到了“莫名其妙”的鞭挞,从他的身边夺走唯一的生灵(兔子),让他饱受精神的折磨。这个时候的斯特克重新被唤起了人性最本真的意识,他开始后悔自己过去所做的事情。梅佳是一个重新站起来的女性形象,她是为了爱而做出这一切,但与斯特克的交流却让她发现自己也可以为了仇恨而不顾一切。两人都陷入了深思。

全剧的叙事节奏紧凑,事件从一而终,但同时使得导演的难度加大,在并不长的事件中充分表现出人物的内在思考。从解救到束缚,再从束缚到释放,看起来动作的发出者却可能最终陷入被动,这就是这部剧在编剧内核上的精妙之处。没有对错的现实,却依旧残酷。

导演在舞美和舞蹈方面下足心思,尽量将舞台呈现变得简单却可以有多元化的理解。舞台被厚厚一层的纸屑所覆盖。舞台中后方有一块呈菱形放置的可拆卸物块。它可以充当诸多物件。演员们也用尽可能多的肢体语言,配合着音乐去展现语言之外的意蕴去丰富舞台。当象征逝去的美好生命的白纱被缓缓吊起,梅佳的周身被缠绕而站立的时候,一座用人的灵魂灌注的纪念碑已然矗立。

这不是一场种族之间的战争,而是一场自我的斗争,每个人类都会经历的战争。今天,我们看穿了真相,便会无法阻挡地继续下去。为此,记得立下一块纪念碑!(文:施敏学  编辑:榕树)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