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上海戏剧学院建校六十五周年

【上戏有戏】SPRING AWAHENING——评《春之觉醒》

       放纵是青春的迷幻剂,自由却是人们的天性。

      
这是一部被禁演八十年的作品,性焦虑、强暴、自杀、堕胎的往往避之不及的话题都被集中在这里有血有肉的被展现出来,饱受争议。改编自德国剧作家法兰克?魏得金在1891年创作的同名作品《春之觉醒》,讲述的是在观念及其保守的十九世纪的德国,少男少女在青春期的迷茫和躁动,并在自我探索的过程中确立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2007年该剧被Steven SaterDuncan Sheik以摇滚音乐剧的形式搬上了纽约百老汇的舞台,结果大获成功,在当年的托尼奖颁奖典礼上荣获最佳音乐奖、最佳词曲创作、最佳音乐剧剧本、最佳音乐剧男配角等八项大奖。
      
十四岁的青春少女温德拉猜想着“小宝宝从哪里来?”,十四岁的少年梅尔齐欧在无聊的拉丁文课上打断老师的指责为好友辩解,因为刚刚进入青春期的莫里兹无法适应自己身体和心理的变化无心学业……正值青春期的他们对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都不可思议而又充满疑惑。
      
怀孕、性渴望等等敏感的话题似乎是这部剧与生俱来的吸引力,但其真正想要表达的又怎么会紧紧是这些浮于表层的视觉冲击呢?
      
莎翁和古希腊神话的沉淀让其有了更动人的一面。Melchior Gabor,最爱读浮士德,他是唯一敢于追求真理并且与他所不认同的世俗观念对抗的勇士。Moritz,小文章里对生殖器栩栩如生的描述让他越陷越深,睡梦中的蓝色长筒袜让他无法自拔,耳边回响的天使低语让他神魂颠倒。Hanschen,当他关上房门,把手伸进浴袍准备迎接快感时,“今夜你祈祷了吗?”这句喃喃自语来自《奥赛罗》中奥赛罗杀死妻子苔丝德蒙娜的场景。
      
这不是第一次在国内上演这部作品,作为15级音乐剧表演的期中演出剧目,而在演员的编排上有很大的突破,多人任一角,一人任多角,给观众一人物群像展览的视觉和听觉感受。整个舞台没有特别的布景,仅仅是两列椅子在舞台两侧,演员在此准备着随时上台,将舞台的几何构型的不同变换运用的淋漓尽致,对角线、圆形、几点零星等等,青春洋溢的演员对角色的诠释更是使得整个演出热情四射。演出保留了英文演唱的形式,不仅更有益于细腻情感的表达也保留了原版的完整性。从《Ma ma who bore me》到《The bitch of living》到《The word of your body》分别表现了其最初对性的好奇和初探到被压抑的无奈的发泄到最终的自己意愿与传统观念的徘徊路口的纠结。音乐增色是整个作品的主轴也是亮点,既推动情节,又表达出说不出口的人物内心以及蕴含其中的作者的话。
      
这是发生在十九世纪德国的一群年轻人身上的故事,反观中国,我们的性教育是不是也如温德拉的母亲一样什么也不讲只是一味的禁止呢?在这种逃避性话题的观念之下青年们只能自己莽撞的探索,这必然引发一系列可能对其一生都会造成影响的伤害,未婚先孕、性侵犯、自杀等等这些戏中的青少年们的命运也无时无刻不在我们身边上演。可见正确的价值观和性的教育和引导对羽翼未满却想到处看看的孩子来说尤为珍贵,哪怕能唤醒一位家长、一位老师、一位领导者,这部作品也是极有价值和意义的。
      
      
地球挥动着谷子的波浪
      
蝉鸣的合唱像是在哀悼
      
所有人都将知道这紫色夏天的奇迹

                                                              
(文:16戏文 张晨旭  编辑:榕树)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