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上海戏剧学院建校六十五周年

【上戏有戏】口不应心真蠢货——《蠢货》剧评

独自悲声守寂寥

一朝郎君去,百日守空灵。冷清清正值风华之时,无奈突然丧父,大好时光转瞬即逝,独自空守着一片薄产,一匹亡父坐骑,以及一块端正肃穆的灵牌。
      
自此,她穿上孝衣便不再脱去,终日以泪洗面,祭奠夫君成了每日必行之事,以至于过了整整三个月,家中灵堂仍未撤去。

 这是根据契诃夫同名独幕剧蠢货》改编的实验京剧,并不能否认的是两个作品的故事框架是一致的,但其中所表达的内核却都恰如其分的体现了中国传统思想的部分内容,易于被认知和接受,因而像是made in china.难道压抑着冷清清内心火热的情感的“节妇从一”的贞洁观不是在古代被奉为的社会准则?亦或是两人擦出激烈火花却依旧羞于表达的缘由不是古代对寡妇再嫁的异样眼光?仿佛这颗种子更适合生长在中国戏曲的土壤里,当然这也离不开严丝合缝的改编给予它适宜的光热。
       
皮影、京剧、喜剧,看似毫不搭边的几种独立的艺术门类在这部作品中几局跨越性的但却巧妙的融合起来,灵感源于迪士尼中天使与恶魔形象的皮影小人儿为我们讲述且一同观看了冷清清与何太急的爱情故事,气若幽兰的唱词展现了冷清清与外在表现完全不同的内心世界,喜剧元素层出不穷,别具一格。

 

何人在门外扣指忙

       直到有一天,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这一切,随之而来的,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前来要债的何太急看似带来了危机,实则为这个黑暗寂寥的家和女人吹来了一阵春风。

蠢货是典型的契诃夫式的俄国生活轻喜剧,其喜剧性大多存在于潜台词当中,韵味深厚人物关系的变化微妙风趣幽默,这一特点并无由于京剧这种传统的艺术形式的承载而显得呆板枯燥,而在著名喜剧人夏天珩老师的手中被赋予了新的“幽默”生命:两个皮影作为旁观者对男女主人公的评价中用尽当下时代热词与热点,“一言不合”、“整容”、“女人最怕卸妆”等等,在恰当的情节和一定的情境下的运用总能给观众带来惊喜;点头算本身在戏曲中就是滑稽的丑角设定,逗乐观众像是它生来的使命。脸上涂白粉身高减一半在视觉上可爱十分,在促进两人关系进一步接近的行动中也尽显风趣;何太急发现冷清清表面贞洁内心思春的“红手帕”,竟童真的唱起丢丢丢手绢的片段;两人矛盾激化要比剑时慢动作的处理方式有趣且具有现代气息。

久积洪水开了闸
       
二人交目,他看到了她一抹粉黛之下那颗火热欲出的心……

       “不不不,你走吧。”
      
“告 辞!”
       
“不不不,军爷,去哪呀。”
        
一个口是心非,欲擒故纵的羞涩的女性形象跃然纸上,被誉为“天下夺魁”的西厢记中闹简一节中崔莺莺的表现与其异曲同工。看到红娘拿来的载有张生消息的简书急切想看到的内心却用“颠来倒去不害心烦”的言辞行动来否认。冷清清明明想要何太急留下却几番推搡让他走,可见她坚守贞洁还是追求爱情的矛盾心理。
      
点头算不理解冷清清心意之时,冷清清骂他为蠢货。何太急理解冷清清心意之时,冷清清依旧骂他为蠢货,究竟谁是蠢货?难道真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像冷清清父亲一般照顾她的点头算?还是对冷清清怦然心动明确表达爱意却被拒绝的何太急?实为在爱情将临时还死不承认的冷清清。羞于表达出真实内心的她难以被人理解,当他人无法确切的读懂她时,就被冠以“蠢货”之名,殊不知,自己才是真真正正的蠢货。

       
从此时光慢,携手渡船月缺终会圆。(文:16戏文 张晨旭  编辑:榕树)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