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上海戏剧学院建校六十五周年

上观新闻:乐做大师剧幕后英雄,十多部原创大师剧剧本孵化都有他的手笔

上观新闻 2017-8-27 首席记者:徐瑞哲

武术名家蔡龙云,不到二十弱冠,已相继打败俄美大力士。若要写武戏,其实并不难。可陆军要求甚高,要在剧中写出其学术与人格的双重魅力。

从写上海中医大国医大师的《裘沛然》,到写上理工前身沪江大学首任华人校长的《刘湛恩》,收录这些校园大师剧的剧作集《青春站台》开学后便将面世,这是继上海校园戏剧文本孵化中心1+1丛书之一《衣被天下》之后的第二辑。

作为中心主任,上海戏剧学院编剧学学科带头人、博士生导师陆军并没有暑假,这短短4年,沪上十多部原创大师剧剧本孵化都有他的手笔,他自己亲手带领两位学生创作的上海体院武术大师蔡龙云剧本也已完成初稿。

这位屡获国家级奖项的戏剧家,却乐做大师剧的幕后英雄。陆军教授谦谦地在《衣被天下》一书后记中说,“这个集子里的剧本,都不是我创作的,但说来也许令人难以相信,我与这些剧本的感情竟然胜如己出。”

陆军教授讲演中。

不老的“老劳模”,不分工作日双休日

极少人接受记者采访安排在双休日,但陆军就是一个,“对我来说,这与工作日没有区别”。一年365天,他几乎没有休息日。十多年前,作家俞福星曾在作品中这样描述陆军:“他一个人要干四个人的活,而且干得都挺不错!”十多年后,陆军还是这样,“一人抵四人”。他获得全国文化系统劳动模范那一年才35岁,而60岁那年又成为上海市劳动模范。如今,他还是上海市教委系统劳模创新工作室——陆军编剧学创新工作室主持人,也是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重大项目首席专家。

今年暑假,除了主持为期15天的上海大中小学校“百·千·万字剧”编剧工作坊,手把手培养校园戏剧教师,这剩下的一个多月,他还做成好几件事,比如编定《编剧学论稿》等两部书稿,与学生们一起完成《春申君外传》《生命驿站》《魂归大陈岛》《蔡龙云》等4部大戏的初稿。这其中,就少不了大师剧。

迄今,在上海各大高校,共孵化展演了六七部校园大师剧:上海交大《钱学森》(黄溪编剧)、东华大学《钱宝钧》(王濮编剧)、上海交大医学院《王振义》(姚扣根编剧)、上海立信会计金融学院《潘序伦》(牛文佳编剧)……几名编剧中,不仅有陆军的学生,更有他的老师、同事。他将身边十多人组团,根据剧中主人公的人物特性来“结对”剧作者,还与原创链条的“下游”协同,匹配最合适的导演、演员乃至舞美。

“吃着碗里,想着锅里”。新的六七部大师剧或立项或搜集素材或已开写,《刘湛恩》《裘沛然》《蔡龙云》之后,还有《朱元鼎》《陈望道》《钱谷融》等,都在他团队的孵化中。

戏中学师,自己常常感动到哭

有一句老话:自己都不感动,怎么感动观众?在与大师们结交乃至神交中,陆军亲力亲为“传帮带”,每每把自己也感动到哭。从确认题材,提炼立意,选择角度,形成构思到组织架构,再让学生完成初稿,反复一起讨论、修改、定稿。

在讲述东华大学老校长的《钱宝钧》一剧创作中,团队坚持收集一手素材,先后查阅文字资料近50万字;访谈钱老家属、教授专家320余人次,有的教授远在美国、加拿大,就通过电话、邮件等进行采访;此外,还借助校史馆、图书馆等深入分析校史史料,凝练人物故事与情怀。

陆军选择他的在读研究生王濮当编剧。自己与上戏张生泉教授,带她一起参加多个座谈会,在采访过程中陆军曾多次流泪,被一个个有关钱老人格与情操的小故事所打动。他说,钱老不仅是我国纺织学科奠基人,更是成功的教育家,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战略前瞻、布局人才,分派不同学生前往不同国家留学,学习各种纤维高科技,首部大师剧剧作集《衣被天下》就是钱宝钧一戏的别名。

陆军直言,“我这样的‘老人’都在戏中学师,学生们更能从戏里戏外学到很多很多。”他希望,大学现任校长都应深挖本校富矿,在大师身上开掘教育资源,找到精神“营养”,“缺什么补什么”。

陆军主持的今年“百·千·万字剧”编剧工作坊师生合影。

“文戏”更有张力,更见神魂

大学,非大楼也,乃大师也。写其真人真事,既要尊重历史,又要尊重今人,编好大师剧本太不容易。

手头上,陆军正在推敲《龙云在天》的剧名。武术名家蔡龙云,不到二十弱冠,已相继打败俄美大力士。若要写武戏,其实并不难。可陆军要求甚高,要在剧中写出其学术与人格的双重魅力。

在创作中,从武术散打之争到气功治病乱象,陆军与他的学生借助时空穿插手法,让蔡龙云的神魂见证当今现实,不失针对性。他在此剧中写到,日本武师用言语挑衅蔡氏师徒——“我们日本在技术上是贵国的学生,但在上世纪60年代,拳法联盟就出版了少林拳法的著作;70年代,我们日本的武术家写了世界上第一部《中国武术史》……”

这一场景中,弟子张三顾实在听不下去,“铃木先生此言差矣,我们的蔡先生就是一个武术理论研究家……”可蔡龙云停住了张三顾的辩解,“我们的国家这些年来发生了一些变故,很多事情都耽误了。请再给我们一些时间,十年,十年后,还请铃木先生再对中国武术的理论研究做评判。”见蔡龙云如此不卑不亢,日本人举起酒杯敬之……

陆军在问道大师中创作大师剧,理解学武之人应有武学武德:武艺高超,也非一夫之勇;学养深厚,更须重道弘德。这种“文戏”,更有内功张力,也更见其神魂。他说,大师不是“技术”的,是“人”。陆军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在这一点上他们与我们情感一致,要在戏里让当代学子感觉大师就像自己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那样亲近。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