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上海戏剧学院建校六十五周年

【创想周】西楚霸王——观音乐剧场《霸王》有感

2017-10-25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这是李清照在《夏日绝句》中的最后两句。西楚霸王项羽名垂千古,可惜“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英雄不再。

    琵琶是中国乐器之代表,音乐剧场《霸王》将琵琶的传世名曲《十面埋伏》、《霸王卸甲》为核心进行改编。《霸王》参考了西楚霸王项羽的部分史实记载为创作背景,用音乐来刻画人物形象,用音乐来展现这位中国古典英雄人物的内心。区别于其他的影视、戏曲作品,音乐作品并不侧重还原故事,而是试图走进霸王一生浮沉的赤子之心和凡俗七情——这种不可见却直指人心的情感,中西贯通又鉴古望今。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琵琶演奏家俞冰在演奏技巧和情感表现力上有很强的造诣,他极尽琵琶揉、挑、推、扫等技巧,淋漓尽致地将一幅幅鲜活的画面展现在观众眼前,使观众身临其境。悲伤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激昂时如“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他对音乐的拿捏完全随心而动,把自身带入其中,曲到情到,他手中的琵琶仿佛在诉说一个个故事——

曲一:初鞘 描绘了项羽第一次上战场的场景

曲二:红颜 描绘了项羽与虞姬之间你侬我侬的深情

曲三:冠勇 描绘了巨鹿之战项羽破釜沉舟的英雄气概

曲四:险局 描绘了鸿门宴上的暗藏杀机

曲五:楚围 描绘了垓下之战中十面埋伏的场景

曲六:诀别 描绘了霸王别姬时双方痛苦无奈的心境

曲七:卸甲 描绘了楚霸王乌江自刎的悲壮结局

尾声:如歌

 

 

十面埋伏》与《霸王卸甲》皆取材于楚汉战争中的垓下之战,采用章回式结构,但二者立意不同。《十面埋伏》的主角是刘邦,所以乐曲高亢激昂;而《霸王卸甲》的主角是项羽,所以乐曲沉闷悲壮。

    琵琶十分富于戏剧性,琵琶的音乐产生了所有的戏剧效果,它的音色,韵味,都有着戏剧的情节性和内在的张力,描述情节的细致入微,刻画人物的张扬尽致。法国剧作家保罗·克洛岱尔在欣赏了中国戏曲后认为:中国戏剧表现了和所有的中国艺术的相同点并不是一种表示确定的作用性,简单而言,是一种疑问,一种提议。因此,不同观众能从乐曲中听到不同的《霸王》。

音乐剧场是以音乐剧形式为主,在不同的故事段落中分别侧重于舞剧、音乐剧、音乐现场演奏,是一个以综合舞台剧形式而呈现的音乐剧为主体的新型舞台剧。由于它的元素多变,所以对于演员的要求也非常高,既要唱、要跳,还要演奏。《霸王》致力于艺术形式的融合与创造,让多种艺术形式相互影响,相互启发。

这部音乐剧场的舞台设计也非常有创意,中西结合。舞台右侧悬挂着两层透明的诗句:“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淡蓝色的灯光时暗时亮,将诗句映在白幕上,营造一种朦胧之感。

    在第十九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之际,《霸王》作为“扶持青年艺术家计划”的委约作品之一,这次《霸王》的演奏家团队和主创团队汇集了一批年轻的演奏家、作曲家,他们用丰富的创作表达着当代青年民乐人对古老文明的丰富感受,和充满活力的当代传承。更启发了人们民乐需要更多的新生代,从各个角度为民乐当代化、国际化做出应有的贡献。这几年,上海民族乐团高度重视青年艺术家培养,每年都会推出一些自主创新的作品。

 

 

    立足上海这个国际大都市,乐团将海纳百川、追求卓越的城市精神融入创作和演出中,颇具气势的民族管弦乐、韵味隽永的江南丝竹、民族室内乐及弹拨乐合奏等富有特色的中小型节目,深受广大听众的喜爱。演奏功底扎实,情感丰富,个人风格极富感染力。

    随着铃铛的清脆而悠长的声音,短短60分钟的《霸王》落幕了。这部音乐剧场展现了民族音乐精髓的凝练、气魄的承载、所向无惧的人生姿态、崇高的境界与非凡的气势,值得艺术工作者学习和思考。(文:黄志霏  图:李啸宇  编辑:榕树)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