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上海戏剧学院建校六十五周年

【创想周】寂静下暗流涌——评现代舞《寂静之上》

2017-10-25

    现代舞《寂静之上》,编导郑杰。作品“寂静之上”,以“独处”、“人非孤岛”和“三人成众”三种状态展示人类境遇的复杂性,源于东方美学里对“寂静”的理解——静非不动,静是一种相对的、总体趋于平衡的微妙状态。而舞蹈所带给观众们的也如此,表面波澜不惊,实际却又蕴含着极大的能量和剧烈的对抗。

 

 

    演出的意境设置的格外别致,整个舞台弥漫着烟雾,在灯光下舞台环境便显得格外柔和朦胧。灯光布置的明暗也有所考究,没有哪一处是通明也没有哪一处是没有被顾及的,使演员在舞蹈中人的光影呈现充满艺术感。银色的枯树做为一个意象,向上伸展的形象常常和树下的舞者姿势一致,画面构图寻求着一种平静的和谐。远景的雪,也是门外的雪,将舞台仿佛划分为两区,演出区域是枯树,像是室外,望向门外的雪,又好是从屋内向外眺望似的了,为观众留下了极大的再加工、想象的空间。

 

 

音乐的设计也不得不提及,由起至终,算是愈强。从单一叮咚的木鱼到逐渐加快的鼓点、结尾处略加激烈的笛声。始终是充满东方韵味的,还有一些空灵的宗教色彩。正如本剧介绍中说道的,这是一个浮躁的年代,人们大多绷紧神经,患得患失,焦虑不安,不知如何在快节奏的生活急流中找到自己的定位,平和的应对周遭。开头,像是编者故意设置的,每个演员只是在台上单纯的漫无目的的走路,迟迟没有带给我们像往常舞蹈表演中单刀切入式的直抓眼球、惊心动魄。演员随着鼓点踱步,加入中国戏曲表演艺术中旦角的走路方法。快而不上下颠簸,慢又行动自如。

 

 

舞台是一个白色的平滑大平面,演员可以在之上方便随意的滑动,也可以更好的展示动作。舞者无时无刻不在被两种相反的力量来回拉扯,身体舒展,时而扭曲。如同在走平衡木,经过斗争、纠结后豁然开朗。双人多人的齐舞像是与自我和解、与外界打通,与万物相连。整场舞蹈表演的气氛是阴森凄冷的,正如,寂静之上,四个女舞蹈演员在我心中时是深山寺院中被遗忘的僧人,时是荒野平原中的孤魂野鬼,或是几个久久不愿消散的幻影。无法踹测,但无一都留下深深烙印在心里。(文:吴越扬  图:王家恩  编辑:榕树)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