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上海戏剧学院建校六十五周年

【创想周】唤醒我们的记忆与梦境——评话剧《消失的记忆》

2017-10-25

昏暗的房间,拥挤的座椅,暖黄色的灯光,演员色彩鲜明的服装,朦胧的喷雾,背景屏幕上是手持摄像机的画面……这便是话剧《消失的记忆》带给观众的第一感觉。

伴随着几位演员轮番歌唱,话剧开演了,灯光也转化为了冰冷的蓝色灯光,撑着破伞的女孩儿向拿着纸箱的女孩儿倾诉自己的梦。此时的我们和他们,都已经我们看到的分不清到底现在是现实还是梦境……戴着墨镜的男人在偷拍她们,画面投射到屏幕上,营造了神秘感,同时又暗指了人们心底深处的偷窥欲。女孩儿开始了自己的叙述。她所指的影子先生,其实就是我们自己的梦境,每个人都可能会梦到一个人,可怎么看都看不清他的脸,这个人会带领着我们,走向或是精彩,或是危险的世界。

 

 

下一幕,演员们在相互谋杀,他们谋杀的不是对方,而是时间、梦境和记忆。相互之间的谋杀打乱了时间,时间穿越到了200年后的世界。宇航员来到了一个小屋,讨口水喝,他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自己是谁,自己出生于哪里,也不知道该去向何处。我们每个人刚诞生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处于茫然的状态?我们所认知的一切都是别人告诉我们的,我们的思想也是别人传递给我们的,如果抛却记忆,我们也许也如此茫然。每一个人都由过去、现在、和未来组成,可当我们的记忆消失了,那么我们还会记得我们想要什么嘛?我们还会记得我们是什么嘛?我们还会记得我们将要去到哪里嘛?我想这个问题是无解的。

演员把摄像机随机地给一位观众,打破了第四面墙,与我们互动。观众们之间相互传递着摄像机,形成了许许多多视角,而这些零零散散的视角,正是我们那么多人观察世界的方式。演员们在台上癫狂地舞蹈、唱歌,这样的意识流的表达,恰好提醒了我,我们的世界原本就是应该这样原生态的。正当我在思考时,穿红衣的女演员喃喃自语道:“我们究竟有没有错?或许我们不知道对方的错误,于是没有人指出……我们的世界也应该是没有秩序的,但正是人为的秩序,使我们的世界,出现了对与错的概念……”

 

 

这部话剧中,没有完整的故事,一个个都是从我们的生活、文学作品中截取的片断,这些片断可能只是生活中的一瞬间,一闪而过,但是细心的人总会发现,并把它加工、放大,最终搬上舞台。《消失的记忆》正是在拾取一个个片断,将在我们生活中滑过的片断,消失于我们记忆中的梦境找回,再呈现给我们。这些片断可以发生在现在,我们前世,我们的前前世,甚至是五六百年后的世界。人物们都去过时间的尽头,时间的尽头是没有时间,于是我们感受不到。这是一部以意识流的方式表达的话剧,乍一看并不能懂,但是其中传递给我们的丰富情感,其实是我们会不断地在生活、梦境、记忆中感受到的——茫然、挣扎、惊慌……在观赏演出时,仿佛身边的人都消失了一般,沉沦于品味与回忆情绪的感觉中,我最终悟出,其实这些记忆都没有消失——会被找回的记忆与梦境,都是暂时不记得而容易被的;而真正消失的记忆,其实我们根本无法自觉。(文:吴逸雯  图:王家恩、陶逸帆  编辑:榕树)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