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上海戏剧学院建校六十五周年

【创想周】堂吉诃德式的荒谬——观《永顺》有感

2017-10-25

永顺,三十七,贫苦之身,无才无技,膝下无子,家中老母年岁已高,可惜妻子倾国倾城,而委屈相伴。无以为报,便决定收了行囊,进京卖身,当作太监。谁知这造化弄人,家破人亡,太监不成,做了皇帝,那日洗了身子,除了头发,剃了胡须,修了手脚。龙袍加身,孑然一身。可这皇宫深院,独独一人,笼中之鸟,为人摆布,不是滋味。一日,法场之上,救下一人,名唤丹婴,不同他人,丹婴真切言语如同救命稻草,使之向往。可这野狗永顺,终是蒙在鼓里之人,眼不清耳不净,活脱一介懦夫。使得他害死了丹婴,亦杀死了丹婴。

草坪之上,红楼之旁,一束单色的灯光聚拢。黑魆魆的夜烘与悲切的氛围融合,光线极富感染力,故事仿佛成真。一出场,龙袍加身的主角就是光束的焦点,一段铿锵有力的台词把观众拉进了架空的朝代。

导演表示这部戏排的很仓促,只有四次彩排,但是演员们都超水准发挥,演技十分逼真。这部剧是现代肢体剧与传统戏曲的大胆融合,既有流行感十足的rap,也有传统的戏曲伴奏。演员唱念做打、手眼身法步样样能行。正是形式的改变,这样一个架空的故事中,仅凭五人,就能构造起一个国家。

剧情讲述了一段荒谬的幻想故事,先帝驾崩,主角永顺被宦官扶持上位,做了可怜的傀儡皇帝。开头时交代了时代背景,那是一个民不聊生的年代,大兴监狱,逼民入歧途。就是这样的悲惨的情况下,太监才成了太监。主角自称永顺,死活不认自己是皇帝,这个傀儡当的十足的可怜,还逼死了同样悲惨的丹婴。但最后的结局直转急下,永顺变了,受到巨大摧残的他坚信自己是真正的皇帝,弄假成真。

导演孙浩程表示这部戏需要观众自己来感悟,含义需要观众自己解读。他受访时表示他想呈现的是戏剧化的结局,堂吉诃德般的荒谬,从而引人深思。(文:董紫嫣  编辑:榕树)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