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上海戏剧学院建校六十五周年

刘青弋当代舞蹈研究工作室阶段性研究成果发布会圆满落幕

        2018年1月12日至13日,上海市文教结合项目——刘青弋当代舞蹈研究工作室阶段性研究成果发布会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顺利举行。此次发布会由上海戏剧学院舞蹈研究院、上海戏剧学院舞蹈学院、《当代舞蹈艺术研究》编辑部与刘青弋当代舞蹈研究工作室联合主办,其包括一场名为《春秋——追问古典系列之“中国古典舞‘名’‘实’之辨”》的专场演出以及与之相应的一次题为“追问古典:关于中国古典舞当代建设的思考”的博士论坛。


        1月12日晚上7点,专场演出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实验剧场拉开帷幕。这场演出以理论论述(问答视频)和作品创作表演实验两个方式进行呈现。其中,刘青弋教授以当下流行的中国“古典舞”同类风格为参照创作了五支舞蹈。其一,《春秋》表现了春秋时期百家争鸣、朝气蓬勃之大学气象,编导选用了传统题材和传统舞蹈的元素,但运用了西方作曲家的音乐和西方现代舞的呼吸方式。其二,《德寿宫舞姿》是将周密在《癸辛杂识后集》中记载的“德寿宫舞谱”进行学术考证和舞谱破译,运用古代舞谱上的短句和雅乐,营造一幅“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美好意境。其三,《社戏》表现的是在封建社会的“夫权”压抑下和男性“三妻六妾”制度下妇女命运的一曲哭唱,其主题不仅揭示了民主和民生意识的觉醒是戏曲艺术兴盛的根本原因,亦揭示了以满足声色享乐为主要功能是中国古代的舞蹈艺术衰落的根本原因,并提醒中国古典舞建设应该注重对早期戏曲舞蹈活化石的深入挖掘。其四,《勉女学》表现的是辛亥革命先驱秋瑾,为中国妇女的解放所做出的巨大贡献。其五,《满江红》一方面以舞蹈表现爱国将领岳飞以精忠报国、慨然赴死的大无畏精神,身赴刑场,犹如战死在沙场,虽死犹荣;一方面以戏曲舞蹈表现,对使岳飞陷入“莫须有”罪名和悲惨命运的历史和人性进行拷问。刘青弋教授以这些作品为分析或“证伪”的个案,旨在论证其和真正的古典舞在“名”与“实”(内涵和外延)的差别,并探讨了中国古典舞建设中的相关问题。上海戏剧学院张伟令副院长、北京舞蹈学院吕艺生教授、上海师范大学郑慧慧教授、上海音乐出版社黄惠民编审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多名学者观看了演出,并对其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研究性和学理性给予了充分肯定。


        1月13日上午,在上海戏剧学院舞蹈学院四楼会议室召开的“追问古典:关于中国古典舞当代建设的思考”的博士论坛,邀请到了来自全国各地十三所院校的博士,他们从自身的研究视角出发,针对中国古典舞当代建设的问题展开了精彩发言。此次论坛由刘青弋教授主持,她在论坛开场便提出,古典舞蹈是一个民族文明化积累的结果,一个民族的文明化有多高、舞蹈艺术的积淀有多深要看古典舞蹈的保护和发展,它关系到当代舞蹈的建设基础有多高、文化底蕴有多厚,所以关于中国古典舞的问题应得到重视。在论坛上,张伟令副院长表示,希望上海戏剧学院舞蹈研究院的建立能为中国乃至世界舞蹈研究搭建一个学科平台,以此来展示中国舞蹈的风采,尤其是学术研究蓬勃发展的趋势。同时,他还倡议在有限的空间中拓展出一个无限的中国古典舞蹈数字博物馆,并强调舞蹈学科研究和学术研究也有“名实之辨”,年轻的博士们要奔着“实”去,要学习刘青弋教授在学术研究上的执着精神。郑慧慧教授认为,刘青弋教授此次“追问”的思考是对民族文化自信的研究,同时其是舞蹈研究上的时代递进。吕艺生教授也在总结发言中谈到,刘青弋教授的研究是站在历史的高度和国际的宽度上思考问题,并致力于解决问题。他还表示,要有文化自信就要有文化底气,因而不能滥用概念,希望中国古典舞的未来争议少一点,自信多一点!


        关于“中国古典舞的‘名’与‘实’”的话题由来已久,追问古典系列是刘青弋当代舞蹈研究工作室对这一问题研究的初步成果,其内容除了此次追问古典系列之“中国古典舞的‘名’‘实’之辨”之外,还包括追问古典系列之“海外唐乐舞回家”和追问古典系列之“百部中国古代舞谱研究与复现”。正如刘青弋教授在博士论坛的结语中所言,此次专场演出抛出了一块“砖”,博士论坛又提供了一些“碎玉”,希望这个话题在未来的社会讨论中能引出更多“碧玉”,最终把中国舞蹈学科建设成像和氏璧一样的“美玉”。

文/林男  图/沈建中

[返回]